十九伶伶

平平淡淡才是真

2X!小和A小雅O!

清水abo有生子!

OOC是我的,两位先生也是我的!

平平淡淡毫无内容的废话恋爱故事

 

 

01

        相叶最近老说他们生活的城市秋天太短了,总是被来自更北方地区镀了冰雪气息的空气猝不及防地入侵到他们现在居住的家园。离家最深刻的滋味似乎是每一年都无法适应的陌生的四季感,生活在这座北纬45度左右的城市7年多了,似乎还是不好把握它的呼吸频率。

      冷锋过境的时候二宫已经到了单位,但下车之后就感受到了降温12度的威力,打了一个哆嗦之后他小跑着去搭电梯,冷,实在是太冷了,前一天还活在秋日的心情就被打在了冬季的谷底瑟瑟发抖。想也不用想在家里的那位肯定不好过了。

      寒潮带来的冷风刮得疏风的管道咣咣直响,穿过楼宇间挤压出骇人的声音,二宫都能想到它呼啸击打着自家窗台玻璃门时的噪声。他实在担心相叶不能扛过这阵寒潮。虽说昨晚看了天气预报发出的降温预警,好好叮嘱他要加衣服,电暖气预设好,不放心还把空调温调大,加湿器也装满满水进去,顺带滴了两滴甜橙味的精油,自己的味道。

      “好冷好冷。”外出回来的同事顶着鸡窝脑袋哆嗦着进了门,“外面简直刮刀子,风太大。”

二宫又在担心早晨出门的时候留下缝窗子透气的距离会不会过大,他怕相叶挨不过这个白天。

 

       墨菲定律是二宫进会议室门口突然从手机新闻推送里瞄到的一个词语,于是紧接着二宫在工作会发言的时候相叶第一个电话打来,摁掉,第二个,再摁掉。好不容易挨过二十分钟的短会相叶就给他播了10多次电话。二宫打着哈哈抢在领导前面率先挤出会议室,小跑着拐进走廊接起起电话听到相叶声音一瞬间,似乎都能感到他失控的信息素从通讯电波里争先恐后地涌出来。

     “小…和……”

     “乖,我马上回去。”

 

       二宫赶回家之后卧室里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带着自己信息素的精油扣在地上,但是都抵不过蜷缩在床上喘息的相叶,他涌出的信息素被屋里的高温蒸熟,变成了更加急促的诱惑,关上房门的二宫深吸一口都有些恍惚。

     “真是的,已经这么热了还是不可以啊,你爸爸以前可没这么粘人啊。”二宫努力散发出的信息素稍微安抚着那个折腾人的小东西。

     “雅纪”二宫顺着气味抚上相叶的小腿,刚进门的他还留着寒潮的冰冷,指尖带着凉气摸索着往上走,在相叶的皮肤上走过一道痕迹,浑身焦躁,炽热的鼻息紧随其后,蔓延出一片旖旎,二宫的行动就像蛇迹,慢慢地到达他的攻击范围,找准时机和角度,毫不犹豫地出击,吞下了他的猎物。

       就像一百个鲜美多汁的甜橙被切开,饱满的果肉不断充实,汁液加速分泌填满充实扩展,最终突破了那一层薄薄的果皮,空气里青绿色的酸便开始更加溢满了甜和愉悦的味道。

 

 

02

       二宫印象里相叶最开始的信息素是小青柠,超级酸。

       相叶分化的日子和他的生日是同一天,每年圣诞的惯例,相叶家到这个北纬45度城市度假,住在爷爷家的老屋子里。

       似乎是父母最期待圣诞夜的降临,两家父母从月底就开始忙活采购,四个大人占领了二宫家的公寓,厨房重地被两个爸爸把守着,二宫姐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许了给二宫带限定的游戏卡之后就丢下装饰家的任务跑去约会了。拿到好处的二宫和也就接下了姐姐的活计,加班加点的把家里的小彩灯挂上,在妈妈们“卡哇伊”的惊呼之中骄傲的红了脸,嘟囔了一声没什么大不了的,赶紧背了书包往相叶爷爷奶奶家去。

       相叶和弟弟正打游戏,二宫在一边看着没什么机会插手,就跟看电视的爷爷聊起了棒球。

     “爷爷,你不能老占着小和哥哥!”兄弟俩卡关半天不见二宫来帮忙,弟弟跑去拉着二宫要求陪他玩。

       二宫陪弟弟玩到天黑,直到自己家那边打电话唤他们带着老少五口人去过圣诞夜。出门才看到沉不住的天空下起了雪,爷爷开了车,刚从电视屏幕脱出的二宫觉着晕车,便和相叶一起下车走着回家。

       下车以后相叶声音里都挂着兴奋,捏了把雪就做出一副要打雪仗的样子,二宫身体上不很舒服,又怕相叶体质差跑动着凉,相叶还是一副要玩的样子,急得二宫狠狠瞪了他一眼才消停下来,二宫又受不得他委屈的样子,便答应他晚上住一起,做足保暖被他去玩。

 

     “小和!”晚上大人睡了以后,相叶果真从客房溜出来,敲开了二宫的房门,“快走,快走!”二宫有点无奈的想他真是没见过几次雪的南方人。

       可相叶确实兴奋起来了,二宫蛮不情愿的在那双小鹿眼的注视下换好衣服,又给相叶带了一层厚手套。

       拉开门的一瞬间,两个少年都惊在了门口。

       洁白。铺天盖地的洁白。

       雪下着很大,但是很轻,从压低的云层慢慢飘下,楼下的街灯点亮铺在地上的厚厚一层,映着整个天空都有点发红,才是24号,就已经积累的漫天的圣诞的味道。

       二宫也很少见到这么安静的大雪,相叶的眼睛亮晶晶的,黑黑的眼珠像是定住了一样,见二宫扭头看向他,软软的回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二宫活动了一下关节,趁相叶沉浸在幸福光景的时候丢了把雪就跑。

       相叶一眨一眨的眼睛更亮了。

 

       相叶是在两个人在雪地里打滚时分化的。二宫的力气比不上相叶,体格也小,雪仗没打了几下就被相叶按在雪地里。在那时被压着挣脱不开的二宫算是急中生智,抓一把雪花塞进相叶的衣领里。

        然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相叶卸了力气,像是突然痉挛一样躺在雪地里抽搐,二宫当他是胡闹,又去那雪花糊他脸,翻开缩成一团的相叶才发觉事情不太对。

相叶雅纪满脸泪水。

     “……雅?怎么了?!是不是凉了肚子!”

       相叶只是继续痉挛着,二宫二宫摸他的额头湿漉漉的, 相叶回不出话,只有喘息声变得更加激烈。

       他们在离家两条街之外的小公园里,二宫焦急望向四面,树!树!树!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来了,只有两个人翻滚跑动过得痕迹,公园门口两个人的脚印都已经被新落下的雪花拂去痕迹。

       抽搐着的相叶,巨大的慌张与恐惧,和四下里被积雪包容的悄无声息。

       现在回想起来,二宫想可能那就是自己分化成alpha的契机。当时实在没有办法的二宫横抱起相叶撒腿跑回了家,唤醒了家长们。

 

       相叶患了一种大约是名为腺体激素阻塞的疾病,本来是一种抑制分化的病症,一般不分化会被当成bate,放任腺体病变直到失去挽救的机会,连医生也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两个人的胡闹解开了病症。相叶及时做了手术,分化成了漂亮的Omega。

 

       分化以后沉默寡言是相叶的常态,于是二宫在自己没有分化的时候一直想,假如自己能分化成alpha一定要是特别甜的味道,把相叶说不出口的那些酸涩得剧烈的心情全都中和掉,把他变得像是喜欢的柠檬蛋糕一样清甜的诱人甜点。

       分化之后大家都说相叶变文静了,像是个Omega了。那一年二宫都听别人说相叶雅纪的小青柠有多诱人,和着少年的青涩,多么想要淋在炸猪排上一口气破坏掉。二宫最讨厌那样的形容,就算闻不到味道,相叶挎着相机走在河川边安静望着大桥的背影,停下脚步后突发奇想般拍出的图片,他们晚归时望着天空的,扬起脖颈露出的越来明显的线条,都在像二宫宣告着一个事实,相叶才不是他们说的什么文弱的男孩子。

       二宫深信分化以后的相叶带着的过分酸涩的青柠味是填补了过分乖巧的少年时期的强烈逆反,高一的时候参加汇演时挥舞着拿着麦架在舞台上冲刺嘶吼的那个相叶雅纪怎么会甘心做一个文静的Omega。

 

       二宫生日的时候新学期还没有开始,和社团的前后辈们乱七八糟搞了一个生日会,年轻人打闹开心,聊天聊着说起了运动系omega少的话题。

     “很多人在分化成omega以后都退出了,就像那个谁,隔壁学校的太田,劲敌啊,分化了以后去了预备队,太遗憾了没能最后跟他分个胜负。”

     “太田他上次友谊赛还来了,强,真的变成omega都很强的。”

     “他平时没事打普通赛都没问题啊。”

     “难,就算再强,放进alpha的队里也跟不上练习强度啊,万一发情了怎么办,不行的。”

 

       嗨到半夜的几个学生才散了伙,二宫一个人走着,夏天的夜晚有些燥,他嘴里泛起柠檬汽水的味道,碳酸最后留下的只有涩口。

       他想起相叶刚放假在他这里住了几天,在一起挤在挣风扇的时候,二宫感觉到自己的碰到了相叶的嘴唇,从西瓜汁的气息中辨别出一丝青柠的香气。

       相叶……相叶也是分化以后去了摄影部,原来他篮球部的队友也一定想过,说过那些,假如相叶没有分化……

       口中酸涩,相叶分化成omega是自己的错误,二宫一直这么确信着,那天抱着他跑回家,家里紧张的情绪,医院的味道,和躺在病床上的相叶。二宫听到过他们说,“要不是两个人跑去玩雪……”

       要不是两个人跑去玩雪,相叶就不会变成omega吧。

     “雅,我对不起你。” 坐在路边突然酸涩涌上心口的二宫拨通了相叶的电话。

     “……诶?怎么了小和?”

       相叶听起来被吓了一跳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二宫甚至产生了一种相叶变成接电话都会被吓到的人都是怪自己的想法,他甚至忍不住哭了出来:“相……相叶,是我害你分……化的……分化成……我对不起你!明明你可以不……”

    “不做Omega?”

    “嗯……对不起……”

    “那……”

    “嗯,你怪我吧,骂我吧,我让你没办法继续打篮球了!你骂我吧!”

    “那,小和,要不你分化成alpha来补偿我?”

    “嗯?你说什么?”

    “分化成我的alpha吧,小和。”

 

       大一的冬天二宫果真分化成甜甜的alpha,可是他去了南方上学,相叶则到了他自己爷爷奶奶家也就是二宫家这边的城市。

       分化的体检结束后的二宫立刻打电话给相叶,通话的等待声响起后又禁不住感到胆怯。为什么要特地告诉相叶自己的分化结果,哪怕自己不说,他也会从老家那里听到。

       凭什么二宫和也一定要告诉相叶雅纪自己的分化结果?

       是作为交好的两家人,发小,竹马,好朋友,尽自己的义务给与他知情权,还是因为对去年冬天在雪地里发病的相叶的愧疚,或者是他自己的心里,太想要把他据为己有。这样太不公平,相叶像什么,像是古代被关在绣楼上等人娶进门的大小姐,没有一点点选择的权利。

       相叶说要自己变成他的alpha。这……真的是相叶的意愿吗?

       或者是相叶温柔的安慰自己,或者,相叶那天那么说只是发情期没有意识。人们不是总想在相爱的旅程中遇到最好的那一个,会不会相叶还根本没来的及走上相爱的旅途,如果将来相叶认识了更多的alpha,他会不会真的爱上他们其中一个。

       那么现在拨出电话的自己岂不是太自私,害他变成omega,趁着他还没有开始旅途,就把他囚禁在身边……

      “喂,小和吗?有什么事情吗?”对方爽朗的声音却让二宫心里的罪恶感更加强烈。

      二宫捏紧拳头又放开,却只是说:“相叶,我,我今年就不回去了。”

 

       二宫就像真的很忙很忙一样,直到大四都没有回过一次老家,他对相叶信息素的味道的记忆模糊成了夏天买的柠檬汽水味,只有偶尔给相叶发发信息,和妈妈打打电话,从谈话的蛛丝马迹里寻找相叶的恋爱信号。

       可相叶也不比他轻松,“研究室”是从相叶那里听到最多的词语:“我在研究室哦”“今天在研究室住了”“暑假要去参观国外的研究设施了!在研究室补习英语啦!”

       相叶雅纪就像是恋爱绝缘了一样,生活中没有显露出一点点粉色的迹象,甚至直到大学结束,相叶大学最大的成就是拿到了学校的直升名额。

       二宫甚至怀疑好久不见的相叶是不是长残了,变丑了才没有人喜欢了。可是二宫又从他们学校找到的合照里看到相叶身姿笔挺,站在最后一排,糊成马赛克的一群人脸中他家相叶氏都是最最最好看的那个。

       莫非他们学校的人眼睛都瞎了?

 

       在二宫拖着疲惫的精神和肉体从一场接一场笔试面试中脱身出来,又陷入另外的一场场笔试面试的时候,已经定了留在实验室继续进修的相叶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跑来找二宫玩耍。

       面试结束的时间比想象中早了一点点,太阳毒辣得好像喝了两斤二锅头,二宫躲在车站阴影里守着他的老朋友。终于,就像是周身有100个大喇叭在朝二宫喊相叶雅纪在这里,刚到出站口二宫就精准锁定了人群中的那个人。

       赤日炎炎下染成夏色的头毛泛出一层浅色的光晕,他那小可爱刚剪短了刘海,齐齐的盖住前额,剃短的鬓角也没有挡住耳朵,二宫感觉被火辣辣的温度烤的脑袋发懵的自己想要扑在他身上猛吸一口清爽的味道。

 

       把相叶安置回家以后二宫又忙着去参加面试,等到晚上回去,他感觉自己已经累到分筋错骨了。

       可相叶则舒舒服服地泡了澡出来。小时候的那场雪仗的后遗症使相叶很容易在寒潮的时候发情,也是出于这个原因,相叶选择了留在环境更为单纯的校园里继续研究,然而累到分筋错骨的二宫还是忍不住感觉羡慕嫉妒恨。

     “还能舒服的待在象牙塔里,我们的相叶氏出息了,将来就是大学教授了!”

     “行了吧,你还不是好几个大企业的offer拿到手任你挑了。你先吃点东西垫垫,泡个热水澡,我给你做夜宵,平衡了不?”相叶笑着把擦头发的毛巾按在二宫脸上,不知道是沐浴液的缘故还是其他原因,相叶的毛巾上有一点点柠檬味。

       二宫洗完的时候相叶好像在拿针给自己注射,他发尾还有点水珠,顺着低着头滴在短袖上,二宫的心顺着那滴水珠跳了一下,相叶注射的神情很认真,他想相叶是不是经常这样,每次发情期只能安安静静的给自己注射抑制剂。

     “这个……”二宫指着相叶手里的针剂:“吃药不行吗?”

     “不行,药得提前吃,已经发情了只能靠打针了。”

     “已,已经发情期了?”二宫舌头有点打结。

     “是啊。”

       二宫感觉今天天气太热了,蒸的自己有些口干舌燥:“你!你怎么能在发情期的时候去一个alpha家啊,我的相叶兄弟!这多危险!”

       尤其是去对你有意思的alpha家!

     “去别人家当然不行,可我是在小和家。”

     “我也不行!”

     “小和,原来这么小你就不行了?”

     “滚!你针怎么不顶用啊!味道都出来了!”

       相叶看着自己笑出了声,晃晃手里的针管,他说:“我拿了个实验室的空管,我都来找自己的alpha了,还要带针岂不是太可怜了,小和?”

       他闻到了相叶的清爽的小柠檬的味道,似乎还来不及思考二宫就一口咬破了相叶的腺体。

     “呜……”

       相叶只是小声的呜咽了一下就放松了身体,静静的等二宫把信息素注射给自己。

       临时的标记使相叶的酸味得到了收敛,他瘫软在床上,被临时标记后的的神情开起来还有些恍惚,二宫浑身热得不行,然而他还是扶起了相叶。

     “雅……对不起!可是你真的想好了吗?”

       相叶拉了他的手,握住和他十指相扣,二宫抬头看到那个人眼角挂着暖暖的笑意,他摸了摸二宫的头说:“我们不是很早就说好了,小和要做我的alpha呀。”

       相叶还记得和他说过的话,二宫鼻头一酸,又更觉得对不起相叶的温柔,一下子眼眶都发了红。

       相叶抱住快哭出来的二宫,慢慢的哄他:“没关系啦小和,你不知道,要不是小时候咱们一起玩,我很有可能以为自己是Bata而失去了发现身体问题的机会,变成Omega不是因为小和,而是我的基因里就已经注定我要成为Omega了。小和,变成omega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可以站在跟小和不一样的视角看这个世界。我想其实我和小和,O和A作为人类整体是没有更大的差别,我和你同只能是因为我们每个人作为个体充满个性而不同。我想,小和不需要觉着愧疚,Omega也是很强的,比如小和你肯定打不过我,虽然你再不锻炼肌肉力量可能都要输给女子高中生……”

     “喂!”

     “不哭了?要不你跟我打一架,以后再不要乱想了?”

     “不不不,相叶大师,我明天还要找工作呢不想死太早。可是……相叶,发情期很麻烦吧……”

     “嗯,麻烦,尤其是出去调研的时候带一堆抑制剂超碍事,我有时候想赶紧找个alpha解决我十个月发情期,趁机去非洲研究一下濒危象群……”

     “喂!!什么叫找个alpha!”

     “因为有个人答应了做我的alpha,只知道隔着手机逞强,一点行动都没有。”

     “我!我每年都给你送礼物了!”

     “是啊,你从小就开始送了,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相叶有点狡猾的散发着他带着青涩酸味的信息素,缠绕在语气里都是委屈和不满,还做出一副要推开二宫的动作。

     “那,我现在开始送!送我自己!“二宫急了,赶忙把相叶按回床上,“你不准后悔了!我现在要做你的alpha了!”

       后来,相叶的味道就真的变成甜甜的幸福的味道。

 

 

03

       相叶生产的时候节气里还算是秋天,二宫前一夜梦到小时候校门口两排整齐的银杏,入秋之后由葱郁染成一片金黄。那个时候哪怕刮风也不要紧,树下铺一圈金灿灿,映着吹不散的那一团棉花似的云团,天空便是湛蓝的,从远处拉近距离渐渐变成深邃的颜色。不论多少次想起这个场景,秋天的纯粹的颜色,纯粹的金黄,纯粹的白和湛蓝。骑车在他前方的少年回头看来,笑着叫他快些跟上。纯粹的少年和笑容。

       他都能回想起少年的声音:“二宫君!快点儿!”那些悦耳的音节是让心情变得通亮的魔咒,就是相叶雅纪唤出自己的名字时突然的心花怒放。

       能和你度过一生真是太好了,睡梦中的甜橙味轻轻的安抚着他的相叶君。

 

       这个城市的秋天太短暂。银杏叶子落下来,那阵纯粹的颜色还未来得及显示本领就被风,被雨水压在地上,碾了泥泞上去。

       大概就是昨夜下雨多梦,他二宫很早醒来。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双厚些的袜子套上,急匆匆向外看了一眼,他的雅纪今天就要进医院了,早点检点一下东西。氤着雨水的空气里挂满了雾,他便又加了件保暖内衣,哆哆嗦嗦地套上。要是那个人醒来看到又会嘲笑他这是不锻炼的恶果。

真好,真好。

 


评论(10)
热度(118)

关于我

我的信仰
我的爱与勇气
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 十九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