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伶伶

饮鸠止渴


真是辛苦啊...”二宫和也一边叹气一边丢下了手中的游戏手柄。

这是个有着17岁少年摸样的男子,像是活了很久似得有些微微猫背,乱糟糟的黑发映衬着没有血色的肌肤愈加苍白,瞳色很浅,似乎融入了淡淡的金色,伸一个懒腰站起来走向冰箱,拉开门后满满当当的里面塞满了啤酒,拿出一罐后转身靠在门框边,一半身影融入了昏暗的光线中,抬头喝酒时露在灯光下侧脸线条一直延伸到下颌,那里点缀着一颗小志。明明是个普通的小宅男模样,但却总是若隐若现的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性感。

喝了两口啤酒以后二宫舔了舔薄薄地猫唇,饥饿感更加明显了,“什么啊,明明是液体面包啊,根本不管用啊。” ̄へ ̄

“真辛苦啊...”忍不住又叹了一句二宫向空中划了道弧线,空气似乎被割裂似的渐渐出现一个口子,这个划口那边出现了一个妖媚地站在窗前的男人。

“J!你还有食物嘛?快点支援我一下啦要饿死啦!”

听的身后有尖声的嚷嚷,被称为J的男人转过身来,就像是传说里中世纪的吸血鬼那样,没有血色的皮肤,深深的轮廓勾勒出一副贵族的神情,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眸子,挑起浓眉抬眼时才看得到来自黑暗中的血色的双眸。

冲着二宫晃了晃手里见底的高脚杯,有点恶作剧般的一笑:“最后一口。”

“才不要捕食呢!”二宫不满的撅了嘴,方才还有的高贵气息荡然无存,换上了一整张怕麻烦的臭脸。“最近外边查很紧啊,现在捕食真的很危险啊!”

“危险也要出去,虽然最近是猎人多了点,不过其他氏族活动少了很多,在暗处的我们还是有利的。”

“这年头可真辛苦啊。那么,猎物呢?”

“麻烦你去钓了~”

“欸...好麻烦”二宫不满的撅了撅嘴,朝着松润嚷嚷“今天就饿肚子了..明天还要出门找猎物...J你好狡猾啊!”

“去...去找渔夫买就好了!我付钱啦!”知道自己吵不过那个小尖嗓,叫做J的男人聪明的选择了妥协。

两个人去渔夫的店里仔仔细细的商量了一晚上捕猎行动,黎明前都各自回到了住处养精蓄锐。

 


夜色降临的城市确是流光溢彩,满街闪烁的霓虹点燃了狂欢之夜。抛弃了日光照射下的矜持,变得肆无忌惮,寻欢作乐。

“好美呐”相叶站在街口望着对面闪耀的灯光,像是感动了似得视线渐渐模糊,灯光在眼前变形成了六边形的光斑。

“确定是这里吗?”站在相叶身边的翔君一脸严肃的望着前方。任凭车水马龙或者熙熙攘攘的世界在眼前流过,眼神犀利的锁定在目标点。

呼呼的嗅了嗅空气,在乱糟糟的气味中嗅出了一丝甜腥。“没错,就是这里,两只九世。”

“九世么...正合我意。”翔君露出坚毅的神情,目光剑锋似得直指眼前,这个男人在工作时候格外的凌厉。

“Sho酱”相叶咧着嘴看向翔君,给了一个安心的笑容。

“雅纪,我们是最强组合呢!”

“了解!要上了!”

说罢,两人便消失在了灯火之中。

 

城市夜晚的天空被灯光映衬成桔色,街上明晃晃的。然而转身拐进路边的小巷中,黑夜依然毫不留情的吞下了每一个来访者。

摸黑走到小巷的尽头,眼睛也渐渐适应的夜晚,回头看看巷口处金灿灿的发着光。再回头一看,眼前突然出现的是一扇门,说不出的诡秘。

「危险」

「快逃」 

强烈的违和感让门口这个男人全身都拉响了警报。‘咕’的咽了一声口水,看看手中金色的邀请函。

昨夜:

“可笑,谁会相信天上还能掉馅饼。”

“世界上当然不会白白掉馅饼,我们要的代价,只是这个而已。”一个十七岁模样的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男人竟惊恐的瘫坐在地上。

“您造的孽,都已经渗入您的血液之中了,不管您如何隐藏,我们都感受得到。”面带着冰冷的笑容,张开嘴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你!你是吸血鬼!”

“您...不必担心,我们只是稍微要一点您的血液而已。您若是肯帮帮我,我们会好好为了‘报答’您的”男孩轻轻的舔了舔嘴唇,露出了小小的獠牙看着那个男人,嘴角沾上了浅浅的笑。作为男人实在娇媚得很。 

“明晚,我会等您的哦~”说罢递上金色的卡片,像猫一样悄悄地消失在人群中了。

 

和妻子结婚完全是为了丈家的地位。短短几年,凭借丈家的权利,铲除了一路上的竞争对手,爬上了公司的顶层,有了丰厚的收入。虽然很感谢妻子,的家庭,可是面对那个小娇生惯养好吃懒做的丑女人,理所应该的出轨了,和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在一起。俩人算计着,弄死了妻子,丈人的身体也不好,稍微努力一下,就可以继承妻子家的全部地位及财产。

如果有1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的法律。

不过,传说中得到血族金卡的人都会得到巨大的报酬。缴纳一点自己的血液换来以后快乐的日子,实在是划算的买卖。利欲熏心,男人推开了眼前的那扇门。

 

门那边是一个可以显现出人类最渴望欲念的结界。

酒池肉林,金山银海,赤裸的女人...人类的欲望总是这样,血液里总是浮着厚厚的污垢,不论过滤多少次都免不掉腻腻的油腥。

男人被眼前的幻像惊呆了,血族让他来的那间房简直堆满了他人生中所有的渴求。贪婪的的欲念释放出来,男人渐渐丧失了理智。

“又是这种恶心的大叔...吃了这种东西一定会坏肚子的...”站在结界外看着的二宫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一句。

就算密党破裂了,密党盟誓不复存在了,他们还是遵循着六戒的约束,只向灵魂染上罪恶的人类下手,“好好过滤就是了”。

 

正准备收网时,接通结界的门被打开了。

这么快就来了!松润小小的吃了一惊,没有邀请的人类是无法进入结界的,这样闯进来的必定是猎人了,不过这猎人本事不小。

和二宫交换一下眼神,两人,不,两只吸血鬼进入了战斗状态。

率先冲进结界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一头黄毛。这人松润认得——樱井翔。

结界内一瞬间似乎出现了温暖的烛光,像是一家人围在桌边给什么人庆生,樱井的欲望吗?可笑,松润心想着,传说中的阴阳师竟然渴望指点小事。

正当松润恍神时第二个黄毛冲进了结界。

 

相叶出现在眼前的那瞬间,二宫似乎全身的机能都停止了运转,大脑里轰然一片全是印在眼里的那人的样子,心脏骤然缩紧,疼的像被冰冷的钢针穿过。积压了三百年的思念在看到眼前这人时突然被引燃爆炸,几乎炸碎了二宫瘦小的身体。

 

看着眼前两只吸血鬼,樱井警惕的拦下了准备攻击的相叶。“两只都是九世,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哦?莫非传说中的天才阴阳师其实是个胆小鬼?”松润一把把发呆的二宫扯在身后,上前两步一脸轻蔑的看着樱井。

“和你们这种狡猾的生物打交道肯定要多留个心眼才对吧,我可不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啊”。

 “论狡猾的话,人类还是更占上风吧” 伸手在空气一扯,一只在背后偷袭式神被松润拽下来甩到了墙上

果然九世血族和之前遇到的小喽啰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樱井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念起灵言限制松润他们的行动,相叶挥舞起银剑冲上前去借着樱井的配合着很快突破到松润面前。

相叶的剑法相当凌厉,剑锋直指要害,加上樱井的术式干扰,松润只能不停地闪身躲避攻击

「可恶Nino今天是怎么了!」

松润躲开后二宫直愣愣的矗在相叶面前。

「这只血族浑身都是破绽」这么想着,毫不犹豫的相叶拔剑挥下

“Nino!”

 


ni..no...似乎是很远的声音在呼唤自己,二宫渐渐回神过来,抬头却与相叶眼神相会。

“啊!”看到二宫眼睛的时候相叶突然大叫一声,当啷一声武器从手中滑落,自己也捂着脑袋摔在了地上。“头...好痛...啊...”

“你...”二宫张张嘴,可却发现自己不出声音来。

“你对雅纪做了什么!”见同伴倒在地上,樱井顾不得对松润的攻击,转身奔向相叶身边

而松润趁着樱井翔全部的注意力都在相叶身上的时候,潜到二宫身边,“怎么回事?”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到身边,悄悄化作黑雾离开了。


评论
热度(5)

关于我

我的信仰
我的爱与勇气
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 十九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