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伶伶

饮鸠止渴


“雅纪!你怎么样!刚刚发生了什么!”

“头好疼...看到他的眼睛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好像我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的眼神为什么那样悲伤?」

“它对你做了什么?!是不是中了血族的魅惑!还是说什么暗器之类的,哪里有受伤么?!“顾不上去管逃走的两只吸血鬼,樱井把相叶扶在怀里搜索着他身上是否有伤口,大脑里的图书馆全开,估计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

“我….好像没有受伤…就是看到那只血族的眼睛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哗’的一下冒出来一大片图像…..好难受…”

对视….莫非是?…“雅纪,你...是不是…是不是,看到了以前的记忆?”

“以前的记忆?我也不清楚...好像是画面里,我和他在一起....啊!想下去好头疼”

「为什么我也会觉得如此悲伤?」

人形图书馆翔君思索了一会,开口说到:“雅纪,虽然不太确定,不过从症状来看,我觉得你可能是‘返祖’!”

“啊?返祖是啥?”方才还是痛苦的褶起来的脸现在却变成了一个大写的懵字

。。。。。。

早知道《猎人概论》的作业就让你自己写了…..

“猎人能力是靠灵魂诅咒在家族中继承的,知道吧?但其中有一些特殊的个体,比如说我,我没有继承诅咒的灵魂就意味着没有继承猎人能力;还有一种就是完全继承了初代的诅咒,就是‘返祖’。

‘返祖’的猎人会逐步觉醒,觉醒的最大表现就是记忆恢复。而且返祖觉醒很大一部分契机就是接触到了初代战斗过的血族…..”

“这样啊?那sho酱我是不是会变得超厉害?!”

“是….不过…..“

“嗯?”

盯着友人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一会,樱井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雅纪,你知道为什么我和你做了搭档吗?”

“诶?因为翔君很聪明学习很好而我太笨了?”

“乱讲什么大实话…..走吧,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欸?不先回去报告么?”

 

”不了。那个…雅纪,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嗯嗯,我知道哦~sho酱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所以….你要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的。”

“sho…酱…..”

虽然相叶雅纪此时是一头雾水,但是看到友人眼里坚定不移的神情也就不再多问,安心的跟着翔君去了那个地方。

 

相叶万万没想到翔君带他到了大野智的咖啡厅!

 

大野智的身份是个谜。传说他游走于黑白两道,在人界猎人界血族界还有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领域里都有着安身之所。甚至传说他是可以轻易毁灭地球的大人物,据说连宇宙人都在拉拢他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所以这家伙每天顶着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却能安全的去全世界任何地方钓鱼。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大野在霓虹开了一家咖啡厅,白天是猎人们交换情报的地方,夜晚为血族提供服务,把这两种天敌聚在一家店里居然也相安无事,能做到这种事情的也只有大野了(毕竟不敢在他店里闹事)

樱井家的长子翔君自然和大野打了不少交道,深知这个人背景深厚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天然,但也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这可是大野智的地盘啊!!而且大晚上的外面都是血族欸!」相叶同学内心剧烈的嘶吼着,而本人却乖巧的站着笔挺同大野智先生打了招呼。”大野先生,那个…您好…我…我叫相叶雅纪….那个…猎人…“

“诶,相叶家的猎人!”大野一脸惊诧的盯着相叶看仔仔细细的端详了一阵,“还真是你……”

被大野盯着全身发毛的相叶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到樱井翔身后,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是我?!“「完蛋了肯定是小时候做了什么淘气捣蛋的事情惹到了大野先生了!啊啊啊啊该怎么赔罪啊人家现在都记得!」

”唔….我也记不清了..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大概还有个印象吧…“大野偏了偏头,”翔君你们千万不要去外面哦,我去给你们拿点吃的过来,要好好在这里呆着哦”

「完蛋了!果然是旧仇!相叶雅纪你就要完蛋了啊!!」

“好的,毕竟晚上是它们的地盘。”樱井翔点点头,想了一下又问“智君,有饭吗?有点饿….”

“喂喂sho酱!你不要为难人家啊!咖啡厅哪里来的饭啊!“一旁的相叶乖顺的头毛简直都要炸起来,「sho酱平时那么稳重今天怎么脑子坏了似的好死不活打扰大野智先生啊!居然还要饭吃!」

“fufu,没关系啦,今天正好有个大厨在~”

智君转身离开后,相叶紧张的拉住翔君悄悄的问:”sho酱,刚刚那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大野智?”

“嗯阿”

“啊…那个….真是好脾气啊…..那个,我看咱们要不先回去吧!”

“欸?不行,饭还没上来呢!”樱井瞪大圆圆的眼睛看着相叶“今天有大厨在欸!“

“那可是…这可是….那个….这是大野智的地盘啊….我们这么打扰他….不行不行,你还说吃什么饭啊,还是好好和人家道歉赶紧走吧!“

“大丈夫!智君超可爱的!”

”可是我现在超害怕啊….“

 

 

 

“什么!?这个时候做饭!?“松润一脸不可思议的盯着大野,“我们可是刚刚从猎人手里逃回来的啊,而且nino实在超不对劲啊!

”唔….nino的事…还是让我和他谈吧…大概是那个时候的事情吧…“

“是….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听到智君的说法,松润不经皱起了眉头,语气也变得阴沉了不少。

“唔….大概只有那个人才能让nino这么失魂落….”

“无聊!又是所谓这无聊的理由么!!“说罢松润气冲冲的摔门去了厨房。

 

“呐…”房间里只剩下大野的时候二宫开了口,”是他,终于出现了“

“唔唔,nino你要怎么办呢?”

勉强着撇撇嘴“看样子是完全不记得我了….“二宫脱力的抹出一个悲伤的笑容。大野看着心疼,忍不住脱口而出”记着哦,不过是记忆被封印了哦。“

“你又没见到他….你怎么可能知道,他,方才只把我当吸血鬼,想要取我的性命罢了…“

”我,如果我见过他了呢?“

”什么!“

”我见过他了….“

二宫一跃而起把大野扑倒在地,赤红着眼睛吼着:”在哪里!?你在哪里见到的他!为什么不告诉我!“

”nino!你冷静点!”一个翻身把二宫压在地上,大野小声在二宫耳边说到,“他现在的记忆被封印了,还跟着樱井家的人在身边,你见到他又有什么用,他还是不认识你,还是会要你的命….”

“我…我怎么可能冷静下来…我等了他三百年了啊!”

咖啡厅里一片寂静,刚才二宫推倒大野发出的巨大响声惊动了所有的客人,再让他这么闹下去引什么人注意就不妙了。

大野默默的站起来,又拉起二宫进了里厅:“nino,你坐在这好好冷静一下,我一会和你讲清楚。”

大野返回正厅,找了个借口送走客人关了店门。

正好这时松润做好饭回来,在里厅回廊上见到红着眼的二宫“怎么了?“

“他….大概是被猎人囚禁了….我要想办法把他救出来。“

”什么!你要…“

“大叔说他身边跟着樱井家的人?就是那个黄毛?”

“嗯..是他。“

”那小子是普通人类吧,吃了那小子就能救出他了。“

二宫脸上显出了狰狞,眸子变得血红。不知什么原因松润此时在脑海里浮现出见到樱井时那一缕烛光,下意识的拦住了二宫。

“J,连你也要阻止我么?”

“我….我不能让你因为那个男人去送命!“

“哦,你是认为我还对付不了一个人类男孩么?“

“哥哥!我是不想让你因为什么愚蠢的感情丧失理智!我们可是血族啊!!你居然让所谓的人类的感情玷污这高贵的身份么!“

”那是你不明白!!“

被脑海里的烛光搅得心烦意乱的松润也变化了血族形态,大野一进门就看到两只吸血鬼张着獠牙对峙,“都给我注意点!“低低地吼了一嗓子之后BANGBANG敲晕了两只吸血鬼。

「这样比较省事」

 

 

正当相叶惴惴不安的在后庭徘徊、樱井饿着肚子咕咕叫的时候,前边传来的了一阵哄闹声,随着哄闹声渐渐安息下来,大野端着两份炒饭进来了。

“智君?发生什么了?”翔君关切的问道,也不忘一个箭步上去接过大野手中的炒饭。

“唔,没什么…有人闹事已经把他们好好的收拾了一顿了…“

相叶雅纪同学此时已经是浑身冒冷汗了,战战兢兢的吃了两口炒饭,感觉大野随时都会生气,加上刚才战斗时受的刺激脑袋嗡嗡嗡的直响,眼前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曾想竟然直接昏了过去。

嗯…不好意思啊相叶君你必须得睡会,这样我才能好好打听情况,大野心想。

“雅纪?欸!雅纪…你怎么睡着了?”奋力往嘴里扒食物的樱井感觉肩上有个重物靠过来,然后又滑到了地上,忍不住好奇心回头一看,相叶居然躺在地上睡着了…..

「果然他今天辛苦了啊」

 

“小翔,你今天找我,不是为了这一顿饭吧?“

”嗯?“看到大野一脸的严肃,樱井也放下了手里的饭碗,抿嘴苦笑了一下:“智君,你能收留这家伙一段时间么?带他去出海钓鱼啊什么的,离开这个地方。”

“有什么原因么?“

“算是做件好事?”

“唔…可以倒是可以..可是我想知道个缘由。”

”智君你,应该看出来那孩子身上发生了什么了吧,也应该知道,“停顿了一口气的樱井直勾勾的盯着大野的眼睛,缓缓地说出一句话:”樱叶两族的渊源。“

那个人的眼睛不会说谎,坦然的回答道:“相叶家至今都没有出现过返祖,而相叶家的猎人总是早逝。这都是樱井家的密谋吧。”

“没错,真不愧是你,我和雅纪组队最主要的任务不是消灭血族,而是在雅纪出现返祖征兆的时候杀了他,不仅是我,历代樱叶家族都是这么过来的”樱井嘴边再次抹出一个苦笑:“相叶家总有猎人早逝,总是没有返祖,全部都是我们一族的罪过。”

“所以,我把他带走的话你怎么办?放跑了目标,小翔,你是要以命换命么?”

“以命?呵,如果我的命可以换雅纪一条生路那也可以。”

“哦?小翔你…这时要替族人赎罪么?”

“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罢了。相叶家只因为先代违反了猎人会议的决定,就要承受着处掉相叶家每一个返祖成员的惩罚,甚至,甚至这几百年了他们还想要慢慢除掉相叶一族。对自己有威胁的东西绝对不留,对自己没有用的棋子绝不珍惜,就是凭借着冷酷的铁腕独裁樱井家才站到现在这个一手遮天的地位。如果我不是没有继承血统,也不会看清楚现在这个家族的根已经腐烂了,没有猎人血统的我是无法做樱井家的继承人的,既然我改变不了这个腐烂的家,至少,我可以救出我的朋友。智君,我不是赎罪,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罢了…..”

“fufu~小翔果然是个正义的好孩子~~但是,光有正义是不行的哦~“大野笑眯眯的看着一脸诧异的樱井。

“你…”头脑变得不再清晰,眼皮变得沉重,没说出话咽回了肚里,樱井接着躺倒在地上。

现在,智君已经集齐了四个晕倒的家伙,终于可以召唤神龙命运的齿轮了~






我写不出来了!!!大纲丢了!!!摔盘子!!二大大和拔哥哥还没说话呢!

命运的齿轮该怎么个转法啊.....骨碌骨碌骨碌骨碌...真是愚蠢的人类


评论
热度(5)

关于我

我的信仰
我的爱与勇气
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 十九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