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伶伶

饮鸠止渴


“啊呜…咕噜噜,好香~”相叶雅纪同学慢慢的睁开眼睛,周边飘散着一股幸福的面包香味,“阿嚏”打了一个浓郁的喷嚏。
“啊啊啊啊啊!!!”樱井翔同学一个惊呼从梦里弹起来,迷瞪瞪的大眼睛里却写满了惊恐。“食物灭绝了!”
“诶?”
两只圆眼睛目光交汇了大约半秒钟。
不愧是猎人界中的精英,樱井翔同学立刻从床上跳起来,“雅…雅…雅纪!!你怎么在我床上!!”
“诶诶诶诶诶?!”身体比大脑先反应过来的相叶雅纪同学同步率爆表的从床上跳下来,嗯….就是没说出一句话来…..
两只圆眼睛目光交汇了又半秒钟。
“咕噜~~~~~~~”不愧是美食界中的战斗机!樱井翔同学的肚子发出了不满的怒吼!先不管谁在自己床上发生了什么,这醇美空气中面团熟透的芬芳,蜂蜜香甜的气息,仿佛还有熔岩巧克力流动的声音,厚厚的芝士包裹起来的热狗,在烤架上和培根一起滋滋的流着油水,啊,啊!感觉得到!新鲜牛奶倒进被子里实挂壁的样子是一个好看的弧形,蛋液被打成发泡状是软绵绵的奶油的样子,深吸一口气侧耳倾听,咖啡豆欢快的扑进磨豆机里,磨好咖啡的在吸虹瓶里激发出浓香,一瞬间那些飘散的香味的粒子爆发在空中。
太好了!食物没有灭绝!!!

“小翔?你们醒了么?”软乎乎的声音从房间门外传来,樱井这才冷静下来,明显不是自己的房间,也不是他所进过的任何房间,简言之,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在简言之,樱井翔,在人生中某个重要的阶段,和自己的友人相叶雅纪,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起睡了一夜。
想想就很糟糕。
不,不是这样的,确认这个世界食物是安全的以后,高速旋转的大脑迅速得出来结论——这里是大野智的房间。
也就意味着,方才冲进鼻腔的各种美味的味道,是大野准备好了早餐!
啊不。意味着,昨天大野把自己药晕后把自己和相叶一起带走了。这算什么?阻止了我?救了我?还是有其他的意图…….
“小翔,相叶君”大野推开了房门,“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哦,快点收拾好出来吃饭啦~”
“sho酱…我们这是不是…在大野先生家住了一晚?”
欸,雅纪今天反应这么快!“没错,是这样的”
樱井翔同学不知道,相叶雅纪同学此时大脑里全部的脑细胞正处于炸裂的状态,到底是旧仇加新怨,自己得罪了大野智先生又给人家添了麻烦,相叶雅纪啊相叶雅纪你真厉害,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见到今晚的月亮了。

三个人各怀心事吃完了早餐,为弥补“罪过”相叶自告奋勇去收拾洗碗,剩下两个人正好可以好好谈话。

“你打算怎么办?私自抓走两个猎人,就算是大野先生猎人协会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吧。”
“唔…”大野坐在沙发上歪了歪脑袋看着樱井,“猎人协会嘛….小翔,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你什么意思!”
“嘛…..小翔你不要激动,小翔你虽然是樱井家的大少爷,可你其实是个人类对吧,所以有些猎人的事情你还是不清楚的。”
“就算我没有继承猎人的能力,可我是凭自己的实力堂堂正正拿到猎人的资格,堂堂正正的站在猎人会议上的人类!原来大野先生您是介意我的身份,这样的话一直以来……”
“从来没有介意过小翔的身份哦,小翔一直以来的努力我都很佩服呢,但是关于猎人的一些事情,小翔没有亲身体会过是不知道的…”
大野的表情很认真,相处很久樱井翔也知道这个人心地善良,说话慢吞吞软绵绵却很让人信服。“我不知道的事情是什么?”所以边问着边坐到了大野智的身边听他说个究竟。
大野的表情十分严肃,转身过来看着樱井说到:“猎人,都会继承前世记忆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猎人必须是返祖的前提下才会……”
“那是骗你的,不,是骗相叶雅纪的。”
“怎么回事?!”
“那个孩子一出生就被监视起来了,就算没有你,他也会和樱井家的其他猎人一起搭伴,也会去接触尽可能多的血族去唤醒他的记忆,然后在记忆恢复前被处理掉。”
“没错这是樱井家的做法,相叶出现返祖就杀了他。”
“小翔,不是这么解释的……相叶雅纪,其实根本就不是猎人…”
“这不可能,雅纪他分明是有猎人的能力的,我们搭伴一年多了,他是不是猎人我还不清楚吗?”实在是太离谱了,樱井还是忍不住立刻反驳大野的话。
大野倒是不着急,还是慢吞吞的语气缓缓的解释着:“正因为你不是真正的猎人所以你不清楚……所有的猎人都是会继承初代的诅咒,伴随诅咒一起继承下来的,还有先代分的能力和记忆碎片。越是强大的猎人继承的诅咒就越纯粹,记忆也就越完整。然而相叶雅纪却没有遵守这个规律,相叶雅纪他拥有现代全部的记忆,这份记忆完整到和相叶一族的先代分毫不差……这个相叶雅纪,就是初代猎人相叶。”
“智君,这和雅纪是不是猎人有什么关系,和我的氏族要杀死他……”
“有关系。猎人是继承得来的能力,他们要通过结婚生子来繁衍继承人,每一个猎人遍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和先代是不同的人。‘这个’相叶雅纪,和我300年前见过的‘那个’相叶一模一样,不论样貌还是性格都如出一辙,他们是同一个人!300年前记忆里的同一个人出现在以后的时代里,就好像永生了一样……”
“返祖的猎人也会和先代表现出相似的特征。智君,你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如果说雅纪和初代是同一个人,那么他对猎人来说是一笔不可或缺的财富,又怎么会派人一代代的出掉他?”
大野皱紧了眉头,快步踱到厨房边上瞄了一眼,又指指对面的一个房间,示意樱井进去说话。
大野智在很明显的是顾忌相叶,樱井此时觉着很不安,特地隔离开说的事情必然不是什么好事,特别是对于相叶而言…
俩人先后进屋,确认了关好门没人偷听之后,大野吐了口气,表情凝重的看着樱井:

“那是因为,一旦记忆的封印解除,就是他吸血鬼化的日子!”



“你看吧”大野从抽屉里拿出个文件袋递给了处在震惊中的樱井,“昨晚整理了一些以前的东西。那个时候他们找我研究解除猎人身份的方法,当时血气正盛,也没有考虑原因就一口答应了他们……没想到….”
空气屏息了很久,气氛凝重到连樱井翻动文件纸张时的声音都听着刺耳。一摞断断续续的算式,魔法阵,暗语和符咒,从残存的只言片语中樱井大概看得出这些记录表达的含义。正因如此樱井越往后看越觉得毛骨悚然,像是透过炼狱之门窥视到了一派挣扎着的亡魂的惨状。
又翻过一页之后,猛然把手中的文件远远的丢开,樱井踉跄着跌坐在扶椅里,豆大的汗珠冒出来顺着脸颊流下,却觉着空气的温度冷的恐怖。
散落一地的文件中显示出一张画像——
画种人正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最信赖的人
相叶雅纪

没有温暖笑容的相叶雅纪
露出獠牙
目光邪魅的相叶雅纪。




我要努力写完!

评论
热度(6)

关于我

我的信仰
我的爱与勇气
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 十九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