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伶伶

反常的世界

狐狸和兔子的故事,有些病态,因为我本来在写论文。

我好担心自己感觉药丸。

不是动物城的兔子和狐狸,心里想的是我喜欢的那只大兔子和那只小狐狸,不过没写出来。

 

“咚咚咚,咚咚”一只小狐狸在敲我的家门。

在大雪纷飞的四月,倒春寒打的人们措手不及。

没有人会拒绝一只光着脚站在你家门口的小狐狸,特别是一只金色的小狐狸,金色的毛茸茸的大尾巴垂在地上,金色的眸子隔着猫眼看着你,金色的尖尖的耳朵上积了雪花,像是待嫁的新娘。

没有人会拒绝一只如此漂亮的小狐狸,特别当它吸了吸冻得通红的鼻尖,摇了摇头抖下耳尖的雪花,缩了缩尾巴给身体保暖,眨眨眼睛,湿漉漉的目光给猫眼捂上了一层委屈的神色,偷悄悄的低下头,隐藏了那颗狡黠的痣。谁都会把这只金色的小狐狸领回家吧,给它热一杯甜甜的可可,带它好好泡个热水澡,为它仔仔细细的梳理金色的尾巴,除去上面肆意捉弄的虱子,把打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小狐狸打扮起来,藏在家里的最深处,谁都不给看,用最好的毯子给它搭一个窝,喂它吃最鲜美的肉,把它据为己有。

可它是一只狐狸,谁都明白是骗人的狐狸,特别是金色的狐狸,会骗走你最重要的东西。可谁都禁不住想要带它回家。

而我不会,

不会让你进门的。

 

我是一只兔子,一蹦一米高的大兔子。我趴在猫眼上瞄着小狐狸,它久久地站在那里,他闻得到我的气味,兔子的气味。

终于,住在对面的女孩子打开了房门。你看,那虚情假意的狐狸,立刻就投入了别人的怀抱。

 

对面的女孩子变得很少出门了,甚至舍去了日常购物,一件件的快递包裹被送到家里。我不知道那些包裹里是不是有最好的毯子和最鲜美的肉。

空闲的日子里我整天都趴在猫眼上,隔着结实的墙壁猜想对面那只被囚禁的狐狸和被欺骗的人类的故事,猜想狐狸最终会骗走什么重要的东西,猜想人类被欺骗的人类该怎样生活下去。

所幸,狐狸是不会欺骗兔子的。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狐狸便会扑上前去咬断兔子的喉咙。

被杀死总比被欺骗好。

 

反常的四月紧接着是反常的五月,上午还是万里晴空酝酿着暑意,下午三点刚过天空就闷沉下来,乌云越压越厚。一道闪电劈下来后雷声轰然。我格外害怕那些震耳的声音,害怕到闭着眼睛紧贴着墙角不敢动弹。

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看看窗外阳光大好,地面上没有一丝水汽,好像五月反常的暴雨根本只是一个噩梦。

说到噩梦,我揉揉眼睛,的确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是美丽的秋天,金色的麦浪像小狐狸的金色尾巴随风晃啊晃。梦里有只小兔子,像小狐狸一样大小的小兔子,守着一片金色的麦田。

“咚咚,咚咚咚”梦里有只金色的小狐狸巧了小兔子的家门,金色的毛茸茸的大尾巴竖在身后,金色的眸子隔着猫眼看着你眨巴眨巴亮闪闪的,下巴上有颗狡黠的痣,笑起来像金色的蜂蜜一样甜。

梦里的小兔只为狐狸打开了家门,可是却没有被咬断喉咙。

梦里的小狐狸和小兔子走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四季,风平浪静。在初春的桃树下嬉闹,在盛夏的屋檐下打盹,在金秋一起丰收,在漫天飞雪的美丽的冬季,交换了一个誓言的吻。

也许所有的反常都从兔子给狐狸打开家门开始。

在梦里,小狐狸偷走了小兔子最重要的东西。

 

它偷走了我的心。

 

做了一个难过的梦,我突然很想见那只金色的小狐狸。如果打开房门,他会不会像正常的狐狸一样咬断我的喉咙?

这样想着,我又趴到了猫眼上。

意外地,对面的门似乎没有关严,我竖起耳朵听到女孩子啜泣的声音:“为什么不骗我?”看,这个世界果然很反常,金色的狐狸居然不欺骗人。

“你整天趴在猫眼上,对面的那个人就那么重要么…”这可能是我作为胆小的兔子第一次希望此时暴雨带着雷鸣轰炸我的耳朵。我很害怕,当一只兔子得知对面有只整日盯着自己的狐狸的时候都会害怕的。好久以后,对面的哭闹声渐渐平息,而小狐狸被赶出了门。

 

我家门口有一只金色的小狐狸,我把它抱回了家,把他放到用最好的毯子搭的窝里。小狐狸生病躺了三天,三天里我每天都在期盼他夜里咬断我的喉咙。

被杀死总比被欺骗好。

终于,它回复了力量。小狐狸慢慢的贴近我,金色的瞳孔闪亮亮的,尾巴一扫一扫,它那么兴奋。我大概知道他要咬断我的喉咙了。

兔子都是胆小的,我害怕的闭上了眼睛。

在晴朗的五月,初夏渐渐融化,小狐狸的嘴唇贴上了我的嘴唇。轻轻的,我听到它说:

“对不起,我的兔子。”

是啊,我想起来了自己曾被一只金色的小狐狸偷走了心。

 

最终这个世界是反常的,反常的四月雪五月暴雨,反常的狐狸没有骗人,反常的兔子为狐狸打开了家门。

最最反常的是一只老实的兔子偷走了一只小狐狸的心。

 

Fin.

 

一直在写咬破喉咙我不太好。本来想写可爱的童话故事,可我画风不对。哭泣。


评论
热度(10)

关于我

我的信仰
我的爱与勇气
和坚持下去的动力
© 十九伶伶 | Powered by LOFTER